此非良人

【all叶】ABO猜想

悠悠堇:

        又又被屏了,最后一次重发。






        今天有点雷好像。


 





        国家队群聊



        风城烟雨:我最近在追一部电视剧,好看的,推荐大家和我一起。


        石不转:小组赛快开始了。


        风城烟雨:一周一更,一集四十分钟,完全不浪费时间,您早上在跑步机上激情运动的时候把手机放在表盘上,您运动完了,自然也就看完了。


        石不转:谢谢,我不喜欢追剧。


 


 


        唐三打:什么剧?


        风城烟雨:没想到居然是十三号选手率先应和我,感动了。


        唐三打:……


 


 


        沐雨橙风:剧挺好看的,我也在追,昨天还和秀秀一起看了更新。


        索克萨尔:是不是最近很火的重生ABO之我不是炮灰。


        风城烟雨:想不到喻队和我们是同道中人。


        索克萨尔:只是在微博上不小心刷到。


        海无量:现在居然连ABO题材都能拍出来?ABO的价值观会不会太丛林太不社会了。


        风城烟雨:亲,2025年了,社情是第一生产力惹。


        海无量:呀,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说这种话,羞羞。


        夜雨声烦:猥琐方你真是意外的纯情。


        海无量:还好吧,领队比较喜欢纯情挂的。


        夜雨声烦:放屁,他喜欢主动进取的。


 


 


        风城烟雨:主动得就好像是放出信息素的Omega?


        夜雨声烦:我觉得按他的性格应该会喜欢Alpha。


        索克萨尔:就算他自己也是Alpha。


        风城烟雨:我倒觉得他应该是以前很流行的那种比Alpha还强的Omega。


        王不留行:然后按照他那土里土气的实用性方针,应该会走最土的装Beta路线。


 


 


        风城烟雨:王杰希你很懂嘛!


        王不留行:前几年看过一个投票。


        逢山鬼泣:是不是圈内最A的选手投票。


        王不留行:第一名还是当时形象图一团漆黑的叶秋。


        风城烟雨:我圈本质还是实力说话了。


 


 


        夜雨声烦:我呢?


        风城烟雨:圈内最O第二名。


        风城烟雨:顺带一提,O榜的第一名也是叶秋。


 


 


        夜雨声烦:疯了吧,这个世界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你出去问问,有谁会承认A气冲破大气层的黄少天选手居然上了O榜,这简直是耻辱,是污蔑。


        王不留行:那你发律师函。


        夜雨声烦:王杰希你为什么老是针对我?


        王不留行:你猜。


        风城烟雨:你们的新仇旧恨加起来可以说好几天,他针对你不是很正常。


 


 


        夜雨声烦:行吧,反正老叶喜欢我就可以,王杰希再怎么cue我我都完全不在意。


        一叶之秋:喜欢个屁。


        夜雨声烦:奇了怪了,这关你什么事。


        夜雨声烦:@君莫笑 @君莫笑 @君莫笑 老叶你出来跟孙翔说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小选手,你喜不喜欢我。


        君莫笑:喜欢的哦。


        君莫笑:疼你。


        夜雨声烦:……………………………………


        风城烟雨:不愧是玩战术的,很准确地捕捉到了如何让黄少天闭嘴的真谛。


        夜雨声烦:楚云秀我不准你乱讲,老叶就是真的疼我。


 


 


        君莫笑:ABO是什么。


        索克萨尔:想知道吗?


        石不转:来我房里,我给你仔细说一下。


        君莫笑:你粗略地说一下就可以。


        生灵灭:比起语言,用身体感受更快捷。


        君莫笑:怎么感受?


        风城烟雨:……够了啊,这里还有女选手呢。


        一叶之秋:不是你先挑起这个话题的?


        风城烟雨:我的重点是剧啊!你们这些男选手的重点好像不太对的吧。


 


 


        一枪穿云:链接分享:○○百科-ABO词条


        王不留行:周队行动力好强。


        一叶之秋:不好吧……这不好吧……天呐……


        风城烟雨:笑死我了,孙翔你不要紧吧,看不了这种刺激的就不要勉强自己。


        君莫笑:看完啦。


        王不留行:感想如何?


        君莫笑:这背后是不是少子化国家的阴谋?


        夜雨声烦:……你的思想很跃进啊。


        君莫笑:一个问题,男性生○腔和肠○相连的话,排泄怎么办?


        夜雨声烦:……………………………………………………………………


        风城烟雨:重点是这个吗?


        君莫笑:那应该是什么?


        沐雨橙风:我想采访一下叶修选手对于在职业圈内最A选手榜单排行第一的感想。


        君莫笑:看来男粉说想和叶神生猴子都是真的,谢谢大家。


        风城烟雨:男粉应该是投了O榜吧。


        海无量:这可不一定,现在女粉想睡偶像,男粉想被偶像睡,粉圈可是很复杂的。


        沐雨橙风:其实叶修的粉丝投这两个榜可能只是觉得他不管什么排行都要是第一,仅此而已吧。


        风城烟雨:沐沐真知灼见了。


 


 


        一叶之秋:这个信息素又是什么构造啊。


        唐三打:?你还没看完?


        一叶之秋:……这个还挺长的。


        君莫笑:孙翔意外地很认真。


        一叶之秋:我本来就很认真,哪有意外。


        风城烟雨:既然提到这个,从理论上来说,叶修的信息素果然是烟草味吧。


        索克萨尔:柠檬味吧,他的洗发露是柠檬味。


        夜雨声烦:……你怎么闻到的?


        王不留行:沐浴乳是牛奶味。


        一枪穿云:。


        君莫笑:哇,厉害,都猜对了。


        风城烟雨:不……你还是先应该担心自己某方面的安全才对。


 


 


        君莫笑:哦对了,我刚才看相关搜索里有篇和少天文州有关的文章。


        夜雨声烦:等一下!不要点进去!


        君莫笑:……我看完了。


        夜雨声烦:……


        君莫笑:那个,


        夜雨声烦:什么都不准说!!!


        索克萨尔:……【快要哭了】


        君莫笑:……我不是故意的。


        风城烟雨:原来你们其实知道有些爱好特殊的粉丝会写你们的同人文啊。


        夜雨声烦:我又不是老叶,混了这么久好歹这点事还是知道的。


        君莫笑:我是不是被黄少天暗踩了一脚?


        夜雨声烦:你刚才做了伤害我的事,我现在很受伤。


        君莫笑:……对不起,草莓味的小兔子少天。


        风城烟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他妈好像也看过这篇。


 


 


        夜雨声烦:……


        逢山鬼泣:云秀激动得爆了粗口。


        风城烟雨:因为这篇相当精彩,安利你一起看。


        逢山鬼泣:不用了,以前李迅不小心把我和吴羽策的ABO同人发到虚空群里,我们两个都看了,第二天见面很尴尬。


        风城烟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逢山鬼泣:……别人的痛苦就让你这么快乐吗?


        夜雨声烦:楚云秀你先别得意,我还看过你和叶修女A男O的同人文,把我辣得三天没缓过来。


        风城烟雨:什么,还有这样的宝藏?快把文章名想起来,我也要看。


        夜雨声烦:……


        逢山鬼泣:黄少,楚云秀是你无法与之抗衡的女子。


 


 


        夜雨声烦:好吧,是我输了。


        君莫笑:我和云秀为什么我是O?


        沐雨橙风:女A男O最近也有一定市场了,重生ABO之我不是炮灰里也有这样一对,虐恋情深。


        沐雨橙风:黄少天说的那篇我也看过,秀秀等我等会儿找给你。


        风城烟雨:爱你!


        君莫笑:我也要看。


        风城烟雨:……你怎么反应这么与众不同。


        君莫笑:因为我想和你一起感受快乐。


        沐雨橙风:私发给你们了。


 


 


        夜雨声烦:不会吧,他们两个真去看了?这篇可狗血了,把我雷个半死。


        海无量:你看完了?


        沐雨橙风:撇开两位主角原形和OOC不谈,其实挺好看的。


        夜雨声烦:雷文有毒……让人忍不住想要知道结局。


        君莫笑:楚云秀好渣,逼我打掉孩子。


        一枪穿云:。


        逢山鬼泣:……


        一叶之秋:……


        唐三打:……


        夜雨声烦:你到底为什么能这么平常地说出这种话啊!人家作者都说了请勿上升真人!!


        君莫笑:我就随便说说嘛。


        夜雨声烦:我不喜欢这种随便说说。


        风城烟雨:我错了,你把孩子生下来,我会对你好的,再也不出轨了。


        君莫笑:你骗人,你每次都这么说,结果还不是和白月光跑了。


        风城烟雨:但我最后还是回来了。


 


 


        君莫笑:这个叶修太没有原则了,怎么可以因为楚云秀只是长得比较好看就屡次原谅她。


        风城烟雨:……你怎么知道这个叶修是因为……楚云秀好看才原谅她的。


        君莫笑:我看这文里的楚云秀和你比起来一点优点都没有,作者完全没写出楚云秀的可爱之处,也没交代叶修喜欢她什么,那么结合现实想一想,楚云秀好像只有比较好看这个优点了,她应该跟你长得一样吧。


        风城烟雨:……


        沐雨橙风:嚯。


        风城烟雨:妈的死基佬。


        君莫笑:?


        风城烟雨:别跟我说话了!


        夜雨声烦:我的天哈哈哈楚云秀你是不是害羞了你哈哈哈哈哈被叶修撩到了是不是。


        风城烟雨:我相信叶修是基佬了,妈的直男根本不这样说话。


        王不留行:你知道就好。


        索克萨尔:不要有期待。


        石不转:就不会有伤害。


        生灵灭:毕竟你和文里不一样。


        一枪穿云:腿间没有二两肉。


        风城烟雨:……过分了啊。


 


 


 



        ***


 


 


 


 


        我每次写得很sjb的时候都会在心里对诸位小选手道歉,请他们不要跟阿姨我计较(。)

STENG:

分则各自称王,合则天下无双💫


有些晚但也要感谢今年夏日巍澜带来的美好记忆和与镇魂女孩相处的快乐时光

两位神仙老师也一定要如月永恒如日方升

(懒癌本人作为镇魂女孩不动手画一下总是解不了馋

-CottttoN-:

我想,推荐你们,去看个东西。


圣魔之血,吉田直同名小说改编,GONZO2005年制作的一部动画。

原著小说插画作者是THORES柴本。这位在黑色布料上画阴影会用到放大镜的神在圣魔之后就没什么大的动作了,我觉得特别可惜...

因为原作插画实在是太他妈的牛逼了导致这部01年的小说四年后才动画化。角色设定是中岛敦子。

原作的宏大设定曲折情节虐心事件什么的实在难以概括,小说作者去世之后放出的后续故事大纲更是让人捶破了肺想寄刀片但是又没处发泄...妈个鸡我现在想到被亲哥该隐断了头的赛斯和带着托托入了蔷薇十字的卡特琳娜就...

为了方便安利还是只说一下TV版吧...女主艾丝缇CV能登,男主好基友托雷CV中井和哉,大川透,大原沙耶香,小西克幸铃村健一,男主亲哥该隐CV诹访部顺一...现在看就属于光是CV表已经可以回本的典型范例。

另外说说负责宣传图的中岛阿姨。

顶头第一张放的梵蒂冈后宫图尚属于正常福利的范围内,但是百度一搜【圣魔之血 中岛敦子】就能看见大批瞎狗眼耻度图...复习到TV悲叹之星时女主的脸简直崩的不成人形,但是系列内小boss狄特里希的脸,简直连睫毛都挑不出差错...这就是TV组的信念吗哈哈哈哈我们就是对男性角色如此偏爱哪怕是个一秒死的酱油我们也不会让他崩掉的...

05年心灵纯洁节操宛在的我看见官方的该隐亚伯CP图第一反应真的是捂着心口直接右上角小红叉,现在已经进化成没脸没皮老阿姨,搜图的时候仍然会嚎叫一声狗眼瞎...

恩就是这样你们体会一下。

太太们这样的安利真的不来一发吗。

All铁图粮授权搬运:

【冬铁】#授翻#

仲夏的傍晚,来谈场不分手的恋爱吧。

隆重介绍主冬铁的这位太太,非常唯美的画风,顺便安利冬铁XD

注意!

pixiv:よんさん  授权图在主页

【镇魂/巍澜】《着魔》(失明play/PWP囚禁/沈教授黑化)

绝望Nacci:

着魔 


/微囚///禁PWP/巍澜R18/沈教授在线玩弄失明小澜孩(。)


给八鸡老师 @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的生贺!


感谢朋友@ 好迪水拉我入坑。


    —正文↓—






  赵云澜双手扒着小花被,从里面钻出两只无神的眼。


  沈巍生气了。


  赵云澜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实在是有点发憷,但是转念一想,他也没什么错啊?于是又有些忿忿,但总归是打怵占了上风,所以他现在跟没卵蛋似的缩在床上装睡。


  赵处长一向天地不怕,前脚受伤失明后脚就摸上拐杖戴上了墨镜,活脱脱一个天桥底下摆摊算命的。沈巍原本的意思是要请假照顾他,可赵云澜不乐意,睁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直摆手,并嚷嚷“你不去上课就是看不起我”,再一看,大庆扭着屁股慢悠悠走过来了,于是沈巍只好作罢。


  等他心思不定的上了一阵课之后,越来越觉得不妥,于是课还没上完就匆匆说了句“抱歉”后快步冲出教室,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出了学校顺着路没走多远,远远就看见人行道上杵着两个人。赵云澜拄着拐杖刚走到大学门口,就听见一声女人的尖叫,他自己行动不便,就指使着大庆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他则站在原地等待。大庆走后没多久,赵云澜听见一声呼喊,一位在酒桌上会过面的“青年才俊”走过来打招呼。而沈巍赶来时正巧看到赵云澜笔直而紧绷地伫立着,满脸茫然地正给一个满脸堆笑的男人扯着手。姗姗来迟的大庆狞叫一声,三两下攀上赵处长肩头,满脸横肉眼发绿光活像个阎王爷,硬是让才俊不敢再发话。


  可惜阎王爷后脚看到沈巍,吓得说起了方言,“咪”的一声,青烟似的滑走了。


  沈教授气的脸都白了,三两步踏过来,一把揽住赵云澜的腰,另一只手托住手臂,看似温柔呵护实则禁锢地扯着赵处长往旁边的车里走,赵云澜与他身高差不离,挣了两下却纹丝不动,只好乐呵呵地跟那位才俊道别后拱进了车,之后照例想跟自家的黑袍使大人撒个娇、撩个闲,把毛脑袋往人肩膀上蹭了蹭,还挺开心,张嘴就是什么“沈老师,你真好闻”……说完后也没人回应。沈巍面无表情地握着方向盘,苍白的手臂绷着筋络,阴影蔓上侧脸,使得沈巍秀美的轮廓显得十分不近人情。


  赵云澜空洞的双眼迟钝地眨了眨,察觉到冷淡后悻悻咂摸了嘴,便仰头睡着了。


 




  一醒来,就这样了。


  赵云澜等了一会儿见沈巍没发作,紧揣着的心稍稍放下,躺在床上放空自我。他脑子里乱哄哄的,勉强平静下来后才真正体会到失明的不便,他浑不设防地躺在床上以期获得短暂的安宁,视觉缺失的安全感失衡和过度紧绷的疲惫实在不好受。赵云澜阖着眼皱着眉头,鼻尖嗅到了饭香,门一开一合,沈巍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赵云澜急忙坐起来,两眼茫茫,假惺惺地咧开嘴笑:“沈教授可真贤惠。”沈巍正俯身放下粥,他肤白如玉,即使在光线充足的暖色室内也不见几分血色,闻言扫了赵云澜一眼,没说话。


  “沈教授,生气呢?”赵云澜继续笑,手指蜷曲,惶惶地蹭着大腿,模样有点可怜巴巴。这点委屈的小动静全给沈巍看在眼里了,沈巍惯是拿赵云澜没办法的,只好叹口气,抬手舀了点粥送到赵云澜嘴边。


  “张嘴。”他斯斯文文地讲,可双眼却死盯着赵处长那张红润的嘴。赵云澜无措地笑了次,说了句“我何德何能啊”,但终于抵不过沈教授的执着,齿列启开,粉舌将粥浆卷走,沈巍举着勺子,垂眸,轻轻从鼻息里排出炙热的心火,这点粘牙的舌头把他搅得不得安宁。


  赵处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于是开口要求自己动手吃饭,沈巍没有强求,依言放下了碗,不动声色地坐在一旁,像尊敛眉的玉菩萨。赵云澜呼呼吃着粥,样子像只摇头摆尾的小奶狗,突然,他口袋里的电话响了,于是赵云澜一手拿着碗,一手掏出手机,刚开口没到两秒钟,他那种因失明而露出的脆弱和卖乖讨巧就不翼而飞了,又变成了那个人五人六的赵处长,满嘴里都是些沈巍听不进去的场面话。


  “别跟我来这套啊老李,现在说这个你早干嘛去了?”,“季老哥?哪来的季老哥?……实在不行约一桌,兄弟几个今晚聚一聚!”


  赵云澜话刚落音,听见面前的人的一声冷哼,他想起目前的处境来,于是讪讪一笑,口里应付着:“再说,再说吧……”边挂了电话。


  “案子出了点事儿……”赵云澜脸对着刚才传出声音的地方说,又没得到答复,只好继续低头吃饭,结果手机又响了,这回赵云澜没立马接,而是停下了进食的动作,失焦的眼睛无意义的看向沈巍。


  手机在桌子上一个劲儿的响,蹦的直老高。


  赵云澜伸出手,结果被人捷足先登。沈教授白皙的手攥住了他的手机,一用力,手机不响了。


  赵云澜莫名有些怂,于是没敢开口问,低头两三口喝完了碗里的粥,接着叹息一声歪在床上,摸着肚子打了个嗝,又听见沈巍起身收拾碗筷了,轻手轻脚地。赵处长没有丝毫的好吃懒做的羞愧,吃饱后血气上涌又有些睡意,他眯着眼想了会儿刚电话里说的那件事儿,想来想去放不下心,于是张口问沈巍:“沈教授,现在几点了啊?”


  沈巍正在水槽里洗盘子,闻言抬头看了眼窗外正值午后的阳光,微一顿,说:“天色不早了。”


  说完他放下洗干净的碗,擦了擦手,转身到各个窗户前,将窗帘拉上,整个客厅顿时暗了下来,他收拾好后往卧室里走,看见赵云澜正起身摸索着要往外走,沈巍一声不吭,手一抬,门无风而动,瞬间关死了。


  沈巍走过去轻轻上了锁。


  赵云澜扶着墙,朦胧的眼珠裹在两扇睫毛从里抖了抖,他说:“沈巍,你什么意思啊?”


 


       点我看沈老师pia小澜孩




       —END—





【巍澜】 宣之于口 (性格反转巍,略黑化)

只喝咖啡的猫:

【人物属于P大,OOC属于我】


写在前面:不少人表示看完觉得逆了cp,但写的本来就是巍澜向。私心里想的这是一次沈巍情绪的发泄,此刻他表现出来软弱并不能代表他就变成了弱势的一方,再铮铮铁骨也会有情绪低落示弱的时候,也毕竟清水文,可能会造成错觉。


每个人见解不同,还是打上预警吧,可能会逆cp


感谢


设定:头疼的看完了楚恕之的“表演”,赵处发现沈巍似乎不太对…


这是一个倘若沈巍性格反转的故事


【看完今日份镇魂突然冒梗,忍不住动笔】


正文——


按了按突突跳的太阳穴,赵云澜强撑着濒临崩溃的神经走进了办公室,门在背后应声关上,暂时阻隔了门外一群神经错乱员工。


这什么事啊!派来折磨他的吧!


“哎你说这老楚平时凶巴巴的,怎么这人格一分裂就变成这么个娘们唧唧的......”赵云澜抬手揉着脖子,抬眼不期然撞进一双眼睛。


硬是把后面没说完的半句话咽了下去。


沈巍站在他面前不足一米处。


是,摘了眼镜的。


赵云澜一直认为,一个人的气场是自带的,骨子里透出来的浑然天成,凌厉亦或是善欺,比如郭长城走个路都透着一股子不长心眼活该被骗的气质,又比如沈教授一直以来所表现得体贴得礼而又优雅克制。只在偶尔的一瞬,他的脑子里会怀疑,一个人怎么可以如此完美的克制自己的情绪不露破绽呢,就算是之前的被发现身份,甚至于几天前的那个晚上,在他的的情绪骤然爆发的时候,面前人所流露出来的转瞬即逝的后悔和悲伤,都像是被精心把握好的限度,他的一腔恼怒没撒完那人便快步离开了,一口气不上不下的,憋了他半宿。


现在他突然后知后觉,有可能这人,不像表面上那么克制而隐忍。
只是这平日里不戴眼镜的样子也见过几眼,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咄咄逼人。


带着满满的侵略性。


赵云澜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扯出一个笑,“那个,你怎么...”了,话没说完,沈巍瞬间出现在他面前,眉头微皱,握住他的手腕。


赵云澜只觉得眼前一黑,再一看,已经到了他家里。


扣住手腕的力道加重,他忍不住轻呼,头脑中的失重感还没来得及消散,就感觉一阵大力拉扯着,沈巍手一挥,在他的手腕处划了一道。


接着就见血了。


赵云澜猛抽一口气,震惊抬头,质问还没出口,就猝不及防看到沈巍红透了眼直直的看着他。


少时曾在满大街流行的言情小说中看到过形容眼神用“令人心碎的眼神”,当时嗤之以鼻,此时此刻,却滑稽的生出一丝共鸣。他发现他无法用毕生所学去形容这眼神中包含了什么,只觉得如果他知道这眼神的始作俑者,他只想把他千刀万剐。


哪怕是他自己。


脑子里还没回过神,就听沈巍开口,声音竟哑的不成样子:“云澜,你说,疼吗?”


手腕上丝丝缕缕的疼痛在被察觉到之后愈渐加深,他不想去管这些,只想弄清楚沈巍到底是怎么了。只是痛几近难以忽略。


血顺着伤口流出来,未等转过这个弧面,沈巍便附下身子。冰凉的柔软触及皮肤时,赵云澜忍不住个激灵,却鬼使神差的没把手抽回来。低头看着面前人乖顺的头发,从心底生出一股冲动,然后他抬起右手,揉了上去。


本以为会很大力,触到的时候却变成了轻抚,几近温柔的。


“疼啊,肯定疼的。”感受到那人一下子僵住的身体,赵云澜试图安抚他的情绪,沈巍却猛地抽身站直了身子。


手悬在半空,讪讪的放了下去。


沈巍微微侧头笑了一下,看着他,嘴角的弧度还没压下去。赵云澜却提了口气,“那个,沈...”


“可你知道吗?我受过的伤,可比这疼多了。”


赵云澜震惊的抬头,沈巍退后一步转过身子背对着他,“其实真的,挺疼的,我身体内的黑能量受圣器能量的破坏,伤口的愈合受到抑制,流血,挺疼的,能量在身体里无章法的流窜,也挺疼的。”


赵云澜愣住了,察觉到声音的颤抖,几步走过去看着沈巍的脸,讶然于满脸的泪水。


“不是,圣器的能量,为什么会有反噬?”
沈巍扯了扯嘴角,苦笑出口:“终究是抢来的高贵,在真实面前不堪一击。”


赵云澜听不懂,着急忙慌的想拭去他的眼泪。


沈巍却猛地推开了他,情绪失控的吼道:“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总是护不住呢!为什么这世间所有的罪过伤害不能我一个人来抗呢!默默无闻的时候不行,正面对决的时候也不行,我都走了那么久了,为什么,为什么就是走不到得偿所愿呢!”


一万年呢,真的太久了。


赵云澜似乎听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懂,但他向前迈了一步,不由分说的把沈巍扯进了怀里。


“你走到了,你早就走到了。”声音伴随着手一下下抚在背上,温柔而又不容置疑的,像梦里千百遍听到的那样。“万年前你就走到了,难道不是吗?”
沈巍似乎没听到,却像是终于不再克制自己一般,双手紧紧抓着赵云澜的胳膊,埋在他的肩膀上。


毛衣带着衬衫很快被濡湿了。


灼热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肌肤蔓延到心脏,烫的一阵阵收缩。


赵云澜回手抱住他,带着心疼低低的叹息,“小巍。”


“你都不记得我!”带着浓浓的鼻音从胸腔传出。


“哪儿能啊!一直记着呢!不信你听听!”心脏跳动着将血液泵得在血管中冲撞。


“黑袍使一点都不威风,摄政官他们一直瞒着我欺压我!”


“别怕!咱下次去我就一枪崩了那个小老头!”


“我的能量受到反噬了,在海星发挥不出原来的十分之一。”


“没事!林静那小子聪明着呢!咱们再查查古籍,肯定有办法!”


“我,我一直以来都......”话说到一半没了下文,赵云澜却罕见的福至心灵理解了他的意思。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做得已经很好的,你看,我现在特别安全。”不知为何,赵云澜的话给他带来一种特别令人信服的意味,让人不愿意去多想这背后欺骗占了几分。


良久不再出声,赵云澜无奈失笑,抬手揉了揉那人的头发,沈巍抬头,感受到额头温热的触碰。


眼眶还红着,沈巍一下子瞪大了眼,昂头急急的追了上去。


刺痛感还未褪去,口腔里弥漫开血腥味。赵云澜丝毫不在意的伸手把人扣向自己,感受到对面力道的加重,与其说是旖旎,不如说是博弈。


赵云澜先卸了情绪,转势放任其侵略,他想一个人总有情绪失控的时候,沈巍也不例外。


弥漫着的血腥的气息刺激着沈巍的神经,喉咙里呜咽一声,像痛极了的幼兽的哀鸣,不依不饶的死死纠缠着,赵云澜生不出一丝气恼,极尽耐心的一遍遍的安抚。


舌尖划过舌尖,硬齿,轻微的刺痛只带来更加令人上瘾的快意,不厌其烦的描着唇线,最后只剩轻触,却又不舍得分离,沈巍脑子里闪过很多,又似乎是一片空白,他想起所看过的海水激荡猛烈撞击礁石,又想起水的尽头河湖相依融为一体,最后闪过的,是万年前他走在昆仑山,有只蝴蝶落在那人肩上。


他当时手里拿着花,却清晰的记得那蝶翼微颤。


他之前没见过蝴蝶,后来才感受过蝴蝶落在掌心时柔软的触动,就像此刻。


似乎过了一万年那么久,因为沈巍突然记不起这一万年他都经历了什么,或许是踽踽独行的孤寂,又或许是午夜梦转的无力,但此刻,他觉得过去的一万年如过眼云烟,已想不起这其中的半分难过。


又似乎只是一瞬,因为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他所经历的欢愉都转瞬即逝,而这所有的欢愉加起来,都比不过此刻。


只剩下唇齿相依,和缠绵交织的呼吸。


沈巍轻轻撤离。


他从未在赵云澜眼中见过如此温暖的景象,是风雪夜梦中之人伸手把他拉进西方伯爵世纪的城堡,狭小的卧室壁炉的火烧的劈啪作响,而他得以获得一个欢迎回家的拥抱,和一杯热却不烫口的茶。


他从他眼中看到了一生。


赵云澜先笑了,眼神缱绻。


沈巍愣愣的不知道该说或做些什么,赵云澜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半拉半就的把他带到床边,沈巍退到床边被强制性压着坐下,赵云澜蹲下给他解了鞋带脱了鞋,不由分说的制着他躺下扯过被子来盖上,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


沈巍反应过来要起身,“我...”


“别说话。”赵云澜附身又亲了他一口,“别胡思乱想了,睡觉。”


或许是那双眼睛太具有迷惑性,沈巍觉得他从来没这么仔细的看过,而现在,双眸盛满星河。


大概是被蛊惑了,一股沉沉的困倦涌上来,沈巍自诩不同于凡人无需睡眠,却也慢慢滑入梦乡。


这一会情绪波动太大,难免精神不支。


赵云澜知道处里还有案子十万火急的等他处理,也知道门外还有四处作乱的地星人等他追踪抓捕,但今天,就现在,他什么都不想去考虑,什么都不想去顾虑。他一直行事乖张,就再任性一次好了。


处里几个人性情大变但终归出不了乱子,案子一时没有进展也急不得,更何况,赵云澜望了床上窝在被子里轻浅呼吸的人一眼,这几个小时的时间,他还是给得起的。


当然,他能给得起的,也不止这些。


他不知道沈巍今天反常的行为是否因为感染了性情反转的病毒,也不知道这一觉醒来沈巍会是什么反应,但他知道,即使再隐忍克制也会有厌倦疲惫的一天,而他还有一整个余生,还有漫长的岁月和珍视,他还可以去做很多事情。


就像万年来那人做的那样。


而情深至极,宣之于口,他得以倾听,是此生之幸。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TBC


【*引用:《姐姐,今晚我在德令哈》——海子】